茄子免费观看完整版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汇报的结果自然是喜人的!

两天后,刘秘带着这个喜讯来到渔村。

“徐老师!王县去省城开会回来了!他说,省里的领导十分看好码头图书馆,说建成以后,会来参加剪彩仪式,还打算在其他县区推广这类具有特色的社会图书馆,徐老师,又给我们县立大功了!”

徐随珠:“……”

刘秘哈哈一笑,继续说:“王县在草拟文件了,打算聘为图书馆的名誉馆长!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徐老师别推辞!因为才有它,这名誉馆长的席位非莫属!”

不用自己筹钱建馆,不用操心选址、建造,还得个名誉馆长的荣誉称号,她是撞了什么狗屎运,捡着这样的好事?

刘秘是特地来和她说这个事的,说完准备走,想起王县的吩咐,转身问徐随珠:“徐老师,‘福聚岛’罐头是不是们岛的产品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”徐随珠问。

难道是因为没添加防腐剂,漏气后导致短时间变质,被食客投诉到县里去了?

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

虽然福聚岛罐头还没有投放外面市场,毕竟岛上的水果数量有限嘛,因此除了自己和送人吃以外,只在福聚岛和渔村两个铺子卖,就这还不够卖呢!来玩的游客走时都会带上几件。

“不是坏事,是好事!”刘秘笑着说,“是王县一个朋友,在京都无意中吃到这种罐头,觉得好吃,就去街上买,不想找遍所有卖罐头的店铺都没发现这个牌子的罐头,就去问送他罐头的人,那人说是来余浦旅游带的特产。一听是余浦特产,他就想到了王县,特地打来电话说,能不能给他邮一箱去。王县也去街上找了,没看到这牌子,想着‘福聚岛’的牌子,应该是这里的产品,就嘱我顺道问问。”

敢情是这么回事!

徐随珠没耽搁,直接领着刘秘去了“手工艺品一条街”。

她在“一条街”上置了四个铺子,每个铺子如今都有固定的人员负责看管、收银,都是陆驰骁昔日的手下。

罐头放在特产店里一起卖。看店的史磊看到她,习惯性地起立、敬礼,响亮地喊:“嫂子好!”

徐随珠朝他点点头,问成箱的罐头有哪些、各有几箱。

史磊是因伤退役的,好在伤的是左脚,走路带瘸,比楼旭当初轻一些,坐在店里收收钱、递递货并不受影响。

听徐随珠问及罐头,他马上拿出一旁的账本,回道:“成箱的罐头只有龙眼、荔枝和水蜜桃了。龙眼最多,还有十二箱,荔枝和水蜜桃各只剩五箱。”

徐随珠就各提了三份,一份直接在邮局设在这里的报亭办了邮寄,还有两份送给王县和刘秘尝鲜。

“都是自家的水果,当初也是怕烂在枝头才做的罐头,大家喜欢是我们的荣幸!”

刘秘要付钱,她坚持不收。

刘秘就在告辞后,开着车离开了几分钟又折回来,把钱硬塞给了史磊。

史磊:“……”欺负老子走路带瘸、跑得没快?

其他游客见刘秘一个人就买了三三得九箱水果罐头,纷纷围拢过来,问史磊:

“这罐头很好吃吗?那个人怎么买了这么多?”

“我看那边也有摊子在卖罐头,还是冰镇的,们这里的水果罐头很有名?”

“有没有名我不知道,但好吃是真的!”史磊这方面像小高,很会来事,指指不远处的摊位回答方才那名游客,“那是罐头厂摆的摊,我们的罐头,是自己种的水果找罐头厂加工的。”

这话有两层含义:一是福聚岛牌的罐头水果质量好,是大伙儿公认的好吃;二是加工罐头不是小作坊,是国营大厂。

“不过,我们这罐头价格要比其他罐头贵上个五分、一毛。们要是嫌贵,或是想吃冰镇的,就上那边买,他们那有冰镇罐头,而且不用整罐买。”

这是当初徐随珠和罐头厂约好的,未免两家恶意竞争,价格都事先定好;徐随珠这头卖的罐头一律不开封、不冰镇,想马上吃、想吃冰镇的,就去罐头厂的摊位买。

嫌贵的游客,马上转战罐头厂的摊位,有便宜又冰镇的罐头,干啥还买福聚岛的?水果嘛,味道不都差不多的?

但也有不差钱的游客,执意要买福聚岛牌的,认为一分价钱一分货,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!

就这样,史磊这头的罐头库存被抢购一空,罐头厂那头也人头攒动。生意火的不得了!

罐头厂厂长再一次庆幸来峡湾景区租铺面设摊了,没死要面子地拒绝小舅子的提议。其他一些效益不怎么好的食品厂,看得都嫉妒死了。后悔没在听说有这么个事情的时候第一时间踊跃报名、抢个摊位下来。

关键是他们这些人当初还暗暗嘲笑来着,觉得那样一个旮旯角的破

渔村,搞再多名堂都没用,谁会大老远地跑去那儿玩啊!

结果咧?脸生疼!

那厢,刘秘带着抢手的福聚岛罐头回到单位。

没在办公室看到王县的人,正纳闷,隔壁科室的同事凑到他耳边说:“王县在会议室,石坎、坪头的乡干部联合找上门来,觉得王县偏心,想让他也拨款开发他们几个乡镇。”

刘秘无语:“他们那些镇,不是采石头、就是搞盐田,没景没特色的,开发了谁去看?”

话是这么说,可其他乡镇见峡湾镇越来越美丽富饶,能不心痒痒么。于是联合一气、找王县诉苦来了。

“王县啊,不能只管峡湾镇,也管管我们这些镇嘛!看,什么时候也去我们那搞个景区、卖卖土特产……”

“卖什么?盐巴吗?还是石头?”王县头疼地拧拧眉心,“峡湾镇的建设,不光是县里支持,省里也支持……不,应该说,是省里先支持,我这边就是配合。们哪个镇,能拿出让省里眼睛一亮的开发方案来,我绝对支持!”

这些个乡干部看看我、我看看。拿出方案?这怎么拿?他们要是有方案,还用等到今天?说来说去,不就是缺个像徐随珠这样的人才嘛!